返回首页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爱鸟文化 > 爱鸟情结 >

鸟儿和我

时间:2009-04-10 23:12来源:未知 作者:小时候杀过太多鸟 点击:
我几乎天天在家门外的林荫道上流连,要么慢跑要么散步,但从来没盼望鸟儿予我任何礼遇。这些小鸟,不能算陌生,天天就是它们,在街口电线做的五线谱上,排成音符,大多还算循分,自然也有顽皮分子不时跳跃、换位、撤离,使得这谱灵动起来。它们所奏的曲子,
  

  我几乎天天在家门外的林荫道上流连,要么慢跑要么散步,但从来没盼望鸟儿予我任何礼遇。这些小鸟,不能算陌生,天天就是它们,在街口电线做的五线谱上,排成音符,大多还算循分,自然也有顽皮分子不时跳跃、换位、撤离,使得这谱灵动起来。它们所奏的曲子,倒是千篇一律的──天籁。

  可是,今天小鸟们都离开电线,落在草地上,吱吱喳喳,仿佛放学路上的小女生。我咚咚地跑过,小鸟并不惊慌,老成持重的几只,要待我的脚步近到差点踩上尾部,才施施然飞离,也没飞远,在我前边几步处落下,又低头觅食。

  不知道叫什么,似乎有好几种,一如旧金山市的族群以多元为标志。有一类体形娇小,羽毛灰中带黄,茸茸的,小喙啄着草梗时,颈部灵巧地一扭,叫我想起甜蜜妞儿闹小性子时的憨态。

  我一路走下去,鸟们并不飞走,大呼隆地腾起,在前头落下来,再飞起,落下。我禁不住自得起来,从前的官儿出巡,衙役开路,威风诚然威风,但并非出于义务。这群可爱的小鸟却是不请自来,假如我的自我感觉特佳,可视为“有鸟来仪”,凭这从天而降的祥瑞,我纵然无法获得任何委任状和聘书,但买几块钱的六合彩是必要的。

  不过,我还是谦虚点,将自己看作鸟们的跟班吧!人类凭什么要永远地站在中心位置?在“狐假虎威”的成语里,我该当一回狐狸──无能但不狡猾的狐狸。何况,我仰慕的诗人洛夫先生在一首歌咏广场雕像的诗里说过,小鸟比耸立在历史烟云中的任何一位不朽的英雄都站得高一点儿。

  真留恋这前呼后拥的阵势,我放慢脚步,权且作一次牧人,放牧有翅的动物,放牧天籁。人和鸟,是可以这般和平相处的。曾经看过一本书,写人和鸟的亲热关系,一位男子仰躺在草地上,小鸟栖息在他的嘴唇边,他每一次伸出舌头来舔唇,小鸟都不失时机地啄上一口──它把舌头看作泉水里冒出来的长苔的石头呢!十年前,优越美地的“新娘面纱”瀑布下,我还亲眼看到,小鸟站在游客的头顶、掌上。这就是人和自然所应有的和谐。不该把鸟养在笼里,除非它甘愿为了定时供给的黄澄澄小米和剖开的番石榴而交出天空。更不该去掏鸟窝。鸟枪应该没收。

  整整一天,我的心情极佳,为的就是这群小鸟。明知它们并不是对我格外看得起,无非是碰巧了,它们在这个时间,在这一带觅食。

顶一下
(5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推荐内容
  • 车祸离世情难舍妻化身八哥鸟伴夫

    张爱咪:飞到父亲肩膀上不走 梁月燕大女儿张爱咪在受访时表示,姑姑觉得八哥鸟可能是...

  • 化鸟记

    一件灵魂附在绵鸟身上返回家园的实事报导 (转载一九六九年一月二十日高雄新闻报记者...

  • 麻雀与人

    “麻雀也是被保护动物了...

  • 小麻雀带来大快乐

    去年9月的一天,我在农贸市场上看到十多只小麻雀,当作宠物在出售。我顿生恻隐之心,...

  • “绿荫里农庄”人鸟奇缘

    陈女士家中有个十分“招鸟喜欢”的庭院,前两天,院子里又来了小鸟一家子,陈女士粗粗...

  • 屋檐下的燕子

    在我老家屋檐下,每年的春天,一对活泼灵巧的小燕子总是准时回来。它们一身黝黑光亮的...